香港炫光古筝之古筝作品的文化底蕴

- 2017-11-15 -

一、香港炫光古筝之古筝作品的文化底蕴

学院派青年古筝演奏家们大都是童子功,几岁便习筝,每天课余时间除了练琴还是练琴。当他们在古筝领域“牺牲了童年 收获了成年”时,也显示出其他学科知识的不足。上海的罗小慈可算是筝坛才女,她在琴棋书画、戏剧、表演、文学等方面的造诣大大丰富了她的古筝演奏,可惜这样的才女太少了!

二、香港炫光古筝:民间音乐底蕴

王中山从小便抱着琴和他的众多民间艺人师傅们走南闯北,可以说,没有这些经历,他的表现就不会有今天的魅力,古筝曲目很少,一些曲目大学四年应该能赢。这个乐队没有音乐可以演奏。他们应该演奏什么?我认为民间音乐是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,但这些歌曲太小,需要一定的心态才能回归民间!

三、香港炫光古筝:即兴创作能力

我见过很多演员即兴歌曲,旋律和颤抖的手指,外加一点琶音,仔细听,如果不能经得起推敲,基本的民族音乐教学体系和不注意分配的能力是声学的化身,即兴演奏者的综合音乐素质。与和谐、构图和其他方面有关的知识。这是一个严重缺乏,吉他但古筝水平一般的演奏者即兴用古筝演奏歌曲,韵味十足!

四,香港炫光古筝:创新能力

有些古筝作曲家,作曲家如赵登山、焦金海、王昌元、范上娥、王中山等。但同时有古筝界的能力确实太少,一些高技能的新一代作曲家是非常困难的,但让人不知所云,音乐语言的缺乏,更适合赛道,很难普及和传播。何占豪的《临安遗恨》周煜国的《云裳诉》 王建民的《西域随想》 徐晓琳的《黔中赋》等作品都有很高的作曲技巧,但也有闻之难忘的旋律,我们期待古筝演奏曲库里再多一些这样的精品!

五、香港炫光古筝:古筝制造缺乏常识

“弹筝者不会制筝 制筝者不会弹筝”古筝演奏和制作是不同的学科,古筝演奏家中研究过古筝制作的似乎也不多(如涂永梅、何宝泉等前辈)。扬州的部分厂家经常邀请古筝名家光临工厂,从音色、手感、音的稳定性、工艺等方面和演奏家磨合,然而很少听说哪个音乐院校请扬州的制琴名家走进课堂,为那些未来的古筝演奏家们讲古筝制作。我读过一些古筝演奏家的教材和论文,在涉及到古筝制作方面,基本是人云亦云,难免会出现类似“古筝面板是梧桐木”“跑码是因为音没调到标准音高”的常识性或片面性错误。“弹筝者学点制作、制筝者学点演奏”应该成为一种趋势,未来的制筝高手应该出现在学院派,因为他们了解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古筝!

好的表演者都是艺术家,其次是音乐家。对于每一个古筝演奏家,香港炫光古筝这是一个终身的追求与梦想!